2012年8月25日星期六

成功嶺替代役新訓第一週(一)

替代役新訓

替代役新訓的時間,不論是一般替代役或是專長替代役,同樣都是三個禮拜,地點是在台中市的成功嶺營區。除了補徵的役男之外,原則上都是依照分配到的梯次入伍。結束為期三個禮拜的新訓之後,如果是一般替代役,將會依照役男在役別徵選所分發或抽到的役別(例如:公共行政役、社會役、環保益等等),分發到不同的單位服役;如果是專長替代役,則是依照役男入伍之前申請上的役別服役,專長替代役不會遇到役別徵選的競爭問題,只要於徵選當天將自己的名條繳交到需用單位即可。這個部分會在之後的「役別徵選」單元進一步說明。

區公所的集合

第一天早上,根據徵集令的說明,原則上役男會被要求到戶籍地的區公所報到,我自己是在八點左右到區公所報到。到區公所之後,區公所人文科的科員會將各位役男集合點名,此時不同的縣市政府會發給役男一些小禮物。台中市是贈送一張兩百塊的電話卡以及一個簡單的盥洗袋,裡面有無牌的洗髮精、沐浴乳、毛巾;比起其他縣市,我覺得台中市送的東西有點寒酸,例如基隆市是送一個大的黑色背包。集合之後,科員會發新訓的時間表給役男,並且要求役男拿給在現場的家長。我們區的科員提醒役男記得到營區安頓好之後,打電話給父母親報平安。在現場,看的出來很多父母親都蠻擔心的,有一幕讓我有點鼻酸,那位役男在上遊覽車之前,紅著眼睛,轉頭抱著他目測約有七、八十歲的老父親。不是老父親告訴役男要保重,而是那位役男抱著老父親,跟老父親說要注意安全、不要自己騎機車出門、要平安。上了遊覽車之後,就是前往成功嶺的路程。我問那位役男,現在當兵不久,怎麼那麼擔心,他說他根本不擔心當兵會不會累,他只是擔心他的家人,父親老了,眼睛不好,又愛自己騎機車出門,沒辦法陪伴在爸爸身邊,當兵只有一年,但是老父親老了病了,還能有多少的一年。遊覽車上,聊天的人不多,大家蠻沉默的,他趁著入營之前的通車時間,播了通家裡的電話,「爸,你回到家了喔?你不要自己騎機車去市場喔,要去叫姐載你去」。我的心情有點沉重。不久,遠方就出現了成功嶺大大的三個紅字,車上出現一陣陣小聲小聲的驚呼。「幹,你也會緊張喔?」前面一個身材微胖的役男問他座位隔壁的役男。「還是有一點」。延宕已久的兵役,隨著成功嶺哨門的開啟,越來越鮮實了起來,似乎真的有兵役的這麼一回事。

下車集合

下了遊覽車之後,迎接我們的是替代役公共行政役成功嶺幹訓班出身的幹部,幾乎都是「分隊長」。「走快點走快點,還看啊,沒看過啊」一個臉帶稚氣,最多約莫二十歲上下的幹部對著我們嘶吼。幹部們會舉著牌子引導役男集合排隊,牌子上面會標明某某分隊以及特定地區,而役男們必須依照戶籍地的不同向分隊集合排隊。蹲坐在廣場不久,前面會有穿著軍便服的軍人叫名字上前,此時役男要拿出雙證件(身分證及健保卡)核對資料,他們會詢問你的生日、身分證號碼以及父親的名字,之後會給一份役籍資料表。「還講話啊,不要在給我講話,再講給我試看看」另一位幹部在隔壁分隊大吼。我們好像一群動物或羊之類的,這些幹部則是國家授與權力的牧羊犬,追著我們叫,追著我們跑。役男們的表情很僵硬,我心裡卻一直出現一個聲音:「我們是來這裡做什麼?」今天天氣蠻熱的,天空沒什麼雲,遮雨棚下的氣壓卻是其低無比。核對資料之後,會被叫到禮堂旁邊填寫一些資料,役男必須確認役籍資料是否正確,建議仔細核對,我的資料竟然出現一間我從來沒在那邊領過畢業證書的學校。核對完資料,等分隊員到齊,分隊長會將役男帶進去禮堂進行體檢。

體檢

進去禮堂之後,役男會被要求換上藍色的體檢袍,就跟當初第一次到軍醫院體檢穿的衣服一樣。不同的是,這邊的體檢項目不多。上講台體檢之前,役男必須填寫基本的健康資料,諸如是否進行重大手術之類的問題,然後就是上講台帷幕裡面體檢。體檢的項目只有一項,就是檢查生殖器。「袍子拖到地上,內褲拖到小腿,把龜頭翻出來」我們一排五個人被這麼要求。「轉身.......(手電筒探照了幾下)可以了」我們被要求迅速離開。五人當中,有一個役男很胖,離開的時候我撇了軍醫一眼,他用手遮掩住他的嘴巴,笑的很鄙視,跟旁邊的人竊竊私語。檢查生殖器的原因,朋友說是避免衣服送洗會造成性病感染,畢竟大家的貼身衣物都是一起送洗。平時有洗溫泉的習慣,裸身對我並不是太大的問題,但是這次卻莫名地讓我感到一陣暈眩。我想知道軍醫在笑什麼,不知道他有沒有記住我們的長相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